搜尋

酒徒記事

In the Mood for Wine

酒莊:Margherita Otto

酒莊名字為Margherita Otto,取自Alan Manley祖父、母的名字。M指的就是Margherita,Otto則是義大利文的數字8。我大概不是第一個喝過Margherita Otto裝瓶後葡萄酒的台灣人,但應該是第一個拜訪該酒莊的台灣人。

廣告

酒徒記事 x 帥臉肯尼聯手活動: Albino Rocca和Rochi

Ronchi面積達18公頃,略大於Rabaja,其中63%栽植葡萄為Nebbiolo、12% Barbera、15%Dolcetto,海拔在190-290米間,多數面東。 依據2016年初版的Barbaresco MGA一書,這塊葡萄田的擁有者包括: Carlo Boffa, Castello di Verduno, Luigi Giordano, La Bioca, La Ca Nuova, La Spinona, Musso, Albino Rocca, Ronchi和Privati。 這塊葡萄田早年並未被視為重要葡萄田,但隨著20世紀後葉許多生產者的努力,呈現出該地葡萄酒能在鼻腔展示出複雜度、酒體呈現架構,證明她能和最好的其它Barbaresco葡萄園相提並論。這個證明自己的過程裡,少不了Albino Rocca的功勞。

酒徒記事 x 帥臉肯尼聯手活動: Bruno Rocca & Rabajà

Rabajà是Barbaresco DOCG最好也最重要的葡萄園之一,不但被公認是好葡萄園,而且,也曾經有最好的生產者Bruno Giacosa證明了這塊田的潛力,雖然因著MGA推行之故,讓Giacosa一度無法再釀造Rabaja酒款,但現今,Bruna Giacosa已經再購入Rabajà葡萄田… 同樣是Rabajà,喝不起Bruno Giacosa,不如就來喝喝Bruno Rocca吧。

失控的Master of Wine?

源自英國的葡萄酒教育機構的根源,都脫不了和業界千絲萬縷的相繫相連;第一個不是在業界工作卻考取Master of Wine的人,據稱是Jancis Robinson,但她現今很可能是葡萄酒經驗與知識最廣博的業內人仕。 Benjamin Lewin在2008年才取得Master of Wine頭銜,雖然出了許多水準參差的書目,但始終沒把腳踏進圈子裡;也因著自外於所有利益之外,做起事來往往踰逾了可能存在的潛規則:有些議題是不是不能寫的,有些話,是不是不能說的…

絮語:其然,豈其然哉?

人們往往想找燈塔,我也從不例外。   了解事物、貼近真相的方法很多,可以自學、可... Continue Reading →

Massa Vecchia, Ariento 1999

結果,這成了我至今所曾試過,最美的一瓶Vermentino。不論是Liguria或Corse全島,更別提還站不上第一線舞台的Sardegna...沒有哪一瓶能與這瓶比肩。20年歲月底下仍舊留著的花果氣息、Vermentino少見的清亮酸度與陳年發展而來的溫潤醇厚,成了一種奇妙復美妙的和諧…

Andouze Method

這是個普遍缺乏耐心的年代,但對於珍愛的葡萄酒,多給些耐心,得到的回報往往超乎想像。

難能可貴的讚美

同樣講風土,有些人釀得好,有些人釀不好;不講風土的,也是有些人釀出好酒,有些人釀得不知是酒或醋。雖然現今的氛圍,說風土、論自然成了論述與行銷的主軸… 然而在各種情況下,皆能釀出美酒,我覺得,那是才能,是才能。

風土: 葡萄酒裡,更美麗的問題

我們能輕易理解海拔高低、緯度差異、日照長短、雨量多寡、土壤性質等因素能影響葡萄果實的生長;也能簡單明白葡萄果實的成熟情況,與釀成酒液後的風味有所關聯。但是,這類條件差異需要多大才會有實質影響?具有實質影響的最小差異又是多少?卻沒有解答。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