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酒徒記事

In the Mood for Wine

風土: 葡萄酒裡,更美麗的問題

我們能輕易理解海拔高低、緯度差異、日照長短、雨量多寡、土壤性質等因素能影響葡萄果實的生長;也能簡單明白葡萄果實的成熟情況,與釀成酒液後的風味有所關聯。但是,這類條件差異需要多大才會有實質影響?具有實質影響的最小差異又是多少?卻沒有解答。

廣告

Barolo, Vigna Rionda

三月時,在三家酒莊試了五款不同年份或生產者、來自Vigna Rionda葡萄園的Nebbiolo葡萄酒,無一例外的充滿美好;這是風土的力量嗎?或者,是因著這塊田已經在Bruno Giacosa手上成了名園,從生產者到消費者對她的期許、價錢的接受度、心理層面的預期和實際上發生的作用,都已經有了不同…

Cappellano Barolo Pie Rupestris Otin Fiorin 2003

其實愛情是有時間性的,認識的太早或者太晚,結果都不行。如果我在另一個時間和空間先認識她,這個故事的結局就可能不一樣。 把”愛情”兩字置換成"葡萄酒”,似乎也說得通。

淺談日本葡萄酒

以料理為例。西方料理本非日本文化,但包括生江史伸的L’Effervescence、川手寬康的Florilège、須賀洋介的SUGALABO、Fujiya 1935的藤原哲也、Hajime的米田肇等等,皆能將日本風情融入料理而不失本色,風味或飽滿或輕巧,總能畫龍點睛,展現獨特風貌。 對日本來說,葡萄是舶來品,葡萄酒亦然;而我對日本葡萄酒未來的深深期許,大概就如果料理所展現的這麼高、這麼高;期許高一點,大概也是鼓勵。

絮語:又是盲飲

友人搖杯嗅聞後,脫口而出:「這一定是Domaine de la Romanée-Conti的酒,感謝啊。」 我試著聞了聞酒杯裡的氣味並啜飲,氣味在口腔受熱後自鼻室後端通道上逸至嗅覺受器。 這無疑是第一流的Pinot noir,必然來自最出名的頂尖酒莊。氣味雖未脫稚嫩時的豐腴,容顏尚末舒展,但那股僅見於最高級葡萄酒的架勢風範,已然清晰。 那,有可能來自別的一流生產者嗎?

絮語:Let Terroir Speak

然而葡萄酒的好壞,與是否呈現風土,並非等號;世界上仍舊有許多被尊重的偉大葡萄酒,並不以風土呈現為大旗。呈現風土與否,並非品質上的優劣,更像是路數與美學上的不同追求。

絮語:盲飲與風土

盲飲這回事往往是令人目眩神迷的,特別是那些傳奇事跡裡,幾乎百發百中的出神入化,比方說,2003年時Richard Juhlin在50款香檳裡,猜中43款的酒莊、品項與年份;或者是Robert Parker在法國電視直播時猜對了11款酒裡的9款,而且給出的評分多達7款與他日前刊登在雜誌上頭的相同。更神奇的大概是Oz Clarke,他曾經被給了一杯酒盲飲,讓他在1982年與1983年的Jaboulet Hermitage La Chapelle之間難以定奪為何年份,最後才揭曉這杯酒,是以82與83年混調而得。

葡萄酒趣聞系列

無心插柳柳橙汁。這些另有目的的行為,對葡萄酒的歷史卻有了不同的影響。

英翻中的偶然與巧合

Roald Dahl(1916-1990)是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、駐外情報官,更是兒童文學作家、劇作家、短篇小說作家。個人十分喜愛的導演Wes Anderson的黏土動畫Fantastic Mr. Fox便是出自Roald Dahl原著,由Tim Burton導演、Johnny Depp主演的巧克力冒險工廠,也出自Roald Dahl。 Netflix在2019年也與Roald Dahl Story Company簽約,將會陸續拍攝以其小說改篇的16部動畫。 在香港作家書裡令人眼熟的文章,談的是Roald Dahl在1951年時刊載於The New Yorker上頭的短篇小說「Taste」。 Taste一文,寫的是一個富人邀請美食家至家裡作客;兩人多次以盲飲為賭,美食家屢屢獲勝。在一次因著言語加溫對峙,而將賭注從一箱美酒,加碼至富人的女兒與美食家的兩棟房子之後,盲飲推導的過程。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