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酒徒記事

In the Mood for Wine

酒瓶裡的分數

評論葡萄酒、描述葡萄酒,有長遠的歷史。早期流傳下來的,往往是直爽簡潔的讚譽,詩情畫意的比擬;曾任美國總統的Thomas Jefferson是史上有數的嗜酒人,他留下的許多葡萄酒、產區的相關文字,或許都算是廣義的酒評。 但以分數、等第,來區分每一款葡萄酒的高下,歷史或許來得更短。 誰是最早針對葡萄酒大量給予評比並公佈的人?這答案我找不著...

廣告

Gaja or Bordeaux ?

友人主辨的餐酒會裡,同一個flight上來了三款紅酒,同酒莊、同年份。眾人的猜測多集中在以cab為主體的產區,主辨人卻一直搖頭。 友人猜,nebbiolo,換我一直搖頭。 我最近一年最常喝的品種大概是Nebbiolo,年輕的跟老的都喝。這三瓶,也不像是Nebbiolo,一點也不像。 揭曉答案,結果是同樣來自1988年的Gaja,三款單一葡萄園的Barbareaco。 或許,把當年的Gaja誤認成高級Bordeaux,是一種讚美。

From Accomasso to Wine

位在東京西麻布的葡萄酒酒吧「葡吞」老闆兼主廚中湊茂先生,是訪台常客;這回來台,反覆思量下帶了瓶Lorenzo Accomasso的酒款與會,試探眾人忍耐的底限…

絮語:似曾相識

在記憶裡總是模糊有著個印像,似乎在哪看過將義大利葡萄酒所謂的3B:Barolo、Barbaresco、Brunello,來與古典樂作曲家3B:Bach、Beethoven、Brahms做類比的說法。 近日翻看書籍,發現這比喻來自犯罪小說作家Michael Dibdin出版於1998年的小說「A Long Finish」...

Piemontese

就像Barolo、Barbaresco、Carema只能用Nebbiolo釀造;或者Vitello Tonnato只是鮪魚醬和小牛肉。但在Piemonte的Nebbiolo卻能依著風土氣候與釀酒師的念想,化成萬千不同風情;而Vitello Tonnato看似單純,卻每家館子各有巧妙不同之處。 或許,最精細幽微的差異、與其間能體現的美好,才是Piemonte最值得驕傲的地方。 我開始想家了。

真味豈是淡?

日本名廚神田裕行幾乎每年來台客座,在台灣的名氣遠超過許多他的同儕或長輩;在新聞上最常被提及的口號,多半是「真味只是淡。」。筆者因著一些選擇,從未一試神田裕行的料理,但曾特別前往日本神田裕行的師傅、教出三位三星主廚的小山裕久的「青柳」一試。 一邊用餐,心底一邊思索著,「真味只是淡?」

Nicolas Mariotti-Bindi

Mariotti Bindi的酒款不分紅白,風格上皆呈現澄淨而現代的特質。有時候,釀酒風格比較現代,會是帶著些許負面暗示的說法;但是Mariotti Bindi選擇以純淨風格詮釋當地田園與品種,帶來的卻是動人的美好。

酒評分數的通貨膨脹

酒評給分的通貨膨脹其實是舊議題了。針對這事,葡萄酒大師Tim Atkin在雜誌Harpers裡,就曾寫下耐人尋味的真話:「百分制被使用與被接受地越廣泛,酒評家將分數拉高的誘惑也就越大;酒商與酒莊往往只引用自己獲得最高分的媒體。讓酒評家揚名立萬的捷徑,就是給出許多98分、99分、甚至100分。以前,90分可能是卓越與否的分界,現在則要95分。」

There is a crack in everything.

即便熟稔如我們幾人,面對同一款酒,喜歡與嫌棄的面向卻仍舊如此不同。 葡萄酒的百分評比經過這幾十年的演進,幾乎成了普世價值的一部份。然而滿分帶給人的暗示,隱約意謂著完美無缺…然而,是否真存在著完美無缺一事,是否真能體現普世認同的完美…我存疑。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